数字经济时代中国城市实现精细化管理的路径研究

经济 笔杆子更新 1个月前 (01-21) 0个评论

点我查看全部内容,跳转下载

数字经济时代中国城市实现精细化管理的路径研究

数字经济不同于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呈现出数据参与价值创造的新特征。搭乘着数字经济的东风,城市的精细化管理也进入了快速发展及转变阶段。新时代下中国的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也对中国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截至20xx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xx%,这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城市中国”特征正逐渐显现。20xx年x月,某某、国务院印发了《某某、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要求推动智慧城市建设,提高城市管理的科学化精细化水平。某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某某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城市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进一步延续贯彻了***总书记关于“提高城市管理水平,要在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上下功夫”的指示。20xx年以来,xx市、xx市、xx省等省级政府都相继出台了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指导意见。数字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城市实行精细化管理是资源配置更加合理、以人为本发展理念更加贯彻的最优管理模式,中国城市从传统的粗放型管理向精细化管理的过渡是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各城市面临的普遍命题。

一、数字经济时代对中国城市管理提出的新挑战

数字经济时代下,伴随着快速的城市发展进程,中国各城市在治理过程中均面临一系列的难题,传统的治理模式受到挑战,同时也面临着新的历史使命和历史机遇。

1.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形势

数字经济作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广泛存在于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中,成为各领域创新转化、开放发展的新蓝海。学术界普遍认为数字经济可以为互联时代各领域的发展助航,也可以提升整体的资源利用水平。各学者从不同角度出发,对数字经济提出了不同的见解:DonTapscot(t1996)在《数字经济:智力互联时代的希望与风险》一书中首次使用数字经济的术语,被誉为“数字经济之父”。ManuelCastells(2003)在信息主义与资本主义的重建中定义数字经济,进一步将数字经济的概念推广开来。20xx年,G20(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指出:数字经济是指用数字信息作为关键性的驱动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在已有的研究基础上,本文延用G20研究峰会中对数字经济的定义。

中国的数字经济从21世纪初进入萌芽时期,2008年经济危机后发轫,给多个行业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2012年底,智能手机使用人数首次超过台式电子计算机,意味着中国的数字经济迈入新的发展阶段,以阿里巴巴为首的互联网企业向移动端全面转型,之后在各级政府的政策支持下经历了蓬勃发展时期,各行各业全面拥抱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数字集成新业态出现,以微博、知乎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和虚拟城市社群也逐渐发展起来,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动力。

2.中国城市管理的新要求

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自xx世纪xx年代进入快速发展时期,xxxx年底已达到xx%,因此城市已经成为国家治理的核心要地。《中国数字发展与就业白皮书(xxxx)》中指出:xxxx年数字经济规模达到xx.x万亿元,占GDP比重的xx%。数字经济时代中国经济政治文化都进入到一个改革的过渡时期,中国城市的国际化和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传统的社会结构正进行着转变,各大城市面临着人口基数大,资源分配紧张、居住环境恶化等现实难题。传统的粗放型管理模式已经不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不能满足城市居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因此,随着“共谋、共建、共管、共评、共享”的“五共理念”在城市管理中不断被重视和应用,中国城市改变管理模式也势在必行。

3.精细化管理的新应用

泰勒于1911年出版了《科学管理原理》一书,最早提出了精细化管理的概念。该管理理论虽然源起于美国,但是在日本得到应用和普及,并于20世纪50年代在日本发展成为了一种企业管理理念。丰田精益生产方式(LeanProduction)是丰田公司实行精细化管理具有代表性的探索成果,该公司顺应日本企业管理方式改革的浪潮,通过对流程的标准化治理,调动员工参与的热情,逐步进行流程改善和精细化,从而提升效率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精细化管理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全面的管理模式,是顺应数字经济时代提质增效的必然要求。

精细化管理的思想在数字经济时代不断被应用于城市管理的过程中。2017年全国两会召开时,***总书记提出了“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的总体要求,使精细化管理的理念在中国城市管理中的重要性更加彰显。如今,中国的城市精细化管理已进入到顶层推动和创新发展阶段。一些学者对中国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理念和实现途径进行了论述。庄少勤(2007)深挖城市管理精细化的内涵,建立了一个全面的精细化管理系统,包含管理精深化、作业精细化、服务人性化三个层次。唐皇凤(2017)把城市管理精细化视作一个“理念—制度—政策—技术—行动”五层次的概念,包括以人为本、创新服务的理念、治理主体的多元化和协同化、治理手段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治理标准的规范化。

结合已有的研究,本文认为数字经济时代的中国城市精细化管理就是贯彻精细化管理的理念,侧重智慧引领和管理模式创新,倡导多元主体建立互联互通的共治网络,从而提升社会治理能力,使管理思想向城市居民价值主导转变,提升市民幸福感。

二、现代城市实现精细化管理的特别要求

城市是一个实体,需要各类参与建设的主体不断投入资源建设完善,也需要对成果进行精细化管理,推动城市健康发展。中国城市实行精细化管理是从“管理”到“治理”的理念转变,从城市发展进程来看,现代城市实行精细化管理与自由、平等、和谐的社会治理理念不谋而合,因此实行精细化管理有重大的时代意义。

在管理规范的基础上,现代城市应该加强具有现代化特征的新原则的构建进程,强化底线思维,更新精细化管理过程的理念意识,推动精细化管理模式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精细化管理要把服务深入到城市的所有空间及人群,及时有效地解决治理过程中的各类难点、重点、热点问题,更加提倡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接受新生事物的运用,把管理工作从城市具体事务的工作内容上升到科学精细的管理理念的高度,转变管理职能,提升服务效能。精细化管理更要求以人民的利益为核心,结合数字经济的特征及优势建立新型智慧城市,强化多元共治的治理理念,以国际化的视野推动城市精细化管理进程,真正实现管理中体现服务,规划中体现精细,模式中运用数字的现代化治理。

1.从市民的角度定义城市管理价值

2019年11月,***总书记在上海调研时指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进一步深化了城市人民在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中的主体地位。

数字经济的发展让城市居民的个性化得以释放,使其参与城市管理和城市建设的热情显著提高,不断从需求上倒逼城市管理模式的变革,“以市民为中心”的理念逐渐转变为政府实行城市精细化管理的价值选择。在中国的社会治理框架中,将公众置身其中既能够得到群众的支持,还能够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的诉求,同时也是中国国家性质的必然要求,在很大程度上生动地体现了中国共产某的群众路线。数字经济时代信息量的丰富,使市民对城市的发展及管理能够做出更加合理的判断。由于市民最终决定了城市精细化管理的价值,政府既要关注市民明确表达的诉求,也要挖掘市民由于时代进步即将产生的潜在诉求。城市的精细化管理只有以市民价值为主导不断地创造价值,才能赢得人民,管理好城市。市民价值主导逻辑下的城市精细化管理如图1所示。

提升人民幸福感,是某某在新的历史时期和政策语境下将某的初心和社会民生资源对接的生动诠释,彰显了中国改革发展重心的进一步下移。重心的下移同样体现在中国城市精细化管理的过程中,在新的城市治理格局下,城市居民幸福感成为评估精细化管理成效的新标杆。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灵魂,是对生命价值的关怀,使城市成为更优越的生命场所(秦德君,2018)。中国城市实行精细化管理除提升标准化、智能化、网格化外,更要提升管理过程中的人性指数,追求带有温度的可持续综合发展而非一时的突进,真正以市民价值导向调整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战略目标和治理结构,才能精准地把握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核心价值。

2.以数字的方式驱动精细管理变革

随着互联网应用的不断扩张,人类社会逐步向“人与数据对话”“数据与数据对话”的时代过渡(何大安,2018)。2018年4月,***总书记在海南考察时强调:“各级某委和政府要强化互联网思维,善于利用互联网优势,着力在融合、共享、便民、安全上下功夫,推进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用信息化手段更好感知社会态势、畅通沟通渠道、辅助决策施政、方便群众办事,做到心中有数。”此论断进一步强化各级治理主体对城市精细化管理中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经济产物的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为城市的管理活动构建了一个虚拟的世界,精细化管理系统将现实世界完整地映射在数字空间,每一条数据都拥有多个用途及价值,如何发挥它的最大价值需要城市管理主体进行精细化设计。

20xx年xx公司在《自然》杂志上通过大数据对甲型H1N1流感进行了精准的预测,向世界展示了大数据的魅力。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在城市管理中的应用与创新,也为政府向参与城市管理的主体开放参与管理活动的权限提供数字化赋能。例如:城市管理通过算法和各类遥感系统的应用,对各类资源进行综合管理和统一调配,强化管理模块的衔接,将传统纵向管理流程转换为扁平式的管理流程,提高城市管理的效率;“块数据”技术将跨地域的城市管理数据进行分类整合,改变管理方式,促进数据流通,为政府进行精细化管理提供更为全面的技术支持;电子政务的推广提升了管理效率。从城市实现精细化管理的本质上来看,数字参与能较好的融合城市管理主体客体的发展和变化,无论是城市管理系统技术上的升级,还是管理场景上的延伸,数字技术都表现出更加灵活多样的特点,可以推动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变革。

3.用协调的手段构建城市共治网络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精细化管理已经不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而是多元主体协同共治的过程。在传统的城市管理活动中,政府作为主要的城市管理者是一个封闭的主体,客观存在的管理活动边界弱化了信息传递,在进行城市管理时构建了信息孤岛,使其管理活动缺乏针对性、科学性和实践性。尽管政府通过各种努力提升自身城市管理的水平,但是受到信息禀赋值的限制,管理模式的创新速度难以跟上时代的变化。因此,在精细化管理的过程中强化信息交流,用协调的手段构建多元主体参与的城市共治网络就十分有必要。

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建立起来的数字方式,打破了城市精细化管理内

 

 

点我查看全部内容,跳转下载


点我查看全部内容,跳转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